移动版

深喉揭航天通信子公司智慧海派秘密:“C单业务”造假就像流水线 每个部门专人负责补齐资料

发布时间:2020-01-06 23:24    来源媒体:每经网

每经记者 刘玲 王 晶    每经编辑 魏官红    

2019年10月14日,航天通信(600677)(600677,SH)的一纸公告,爆出惊天巨雷。上市公司公告称,子公司智慧海派存在近45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巨额债务违约、业绩虚假等重大风险事项。此消息一出,航天通信的股价连续三日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20亿元。

对于智慧海派的业绩造假,上交所迅速下发问询函,证监会介入调查,各大媒体纷纷跟踪报道,试图找出其巨额应收账款的流向……但航天通信一再延期回复问询函,至今仍未披露子公司业绩造假的具体情况。

2019年12月初,原智慧海派员工张明(化名)鼓起勇气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了智慧海派的造假真相。“造假在智慧海派内部统一叫做‘C单业务’,每个部门都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内容,每次审计前大家都会把资料补齐。例如产品经理,就需要补齐产品定义、产品立项资料等……这是一个流水线。”

张明还告诉记者,智慧海派要求员工全部使用QQ邮箱进行虚假资料的传输,不允许使用公司邮箱。“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是干嘛的,领导让补资料就补呗,2017年做得还比较少,2018年开始,几乎每两个星期都会有一批单子来,时间久了,大家其实心里都知道,只是不说破而已,而且只要是懂行的人一看这些资料,就知道是漏洞百出的。”

除了神秘的“C单业务”,记者在为期一个月的深入研究、走访调查后发现,智慧海派背后盘踞着数十家关联公司,上至前五大供应商,下至多个大客户,共同演绎着这个所谓手机代工“巨头”的虚假繁荣。同时,深喉揭露智慧海派复杂的关联交易,以及疯狂业绩造假背后的真相。

“白衣骑士”红派科技

故事要从2015年3月讲起,彼时,归母净利润亏损近2.5亿元的航天通信,看上了一个“重振业绩”的绝佳标的——知名手机ODM/OEM厂商智慧海派。上市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作价10.65亿元收购智慧海派51%股权。

而作为手机代工厂的智慧海派,背靠红极一时的酷派,身家颇丰。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暴增386%至1.1亿元。不仅如此,在收购协议中,智慧海派原股东还“豪气”承诺,在2016年~2018年的盈利承诺期间,公司将实现数额分别不低于2.5亿元、3亿元和3.2亿元的净利润。

但实际上,对于处在手机产业链条底端的代工厂来说,其业绩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公司大客户的影响,时常出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

2013年和2014年,智慧海派的第一大客户为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龙通信,即酷派子公司),智慧海派对宇龙通信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高达64.45%和56.94%。

可是,意外总是突如其来的。2014年5月,酷派赖以生存的运营商突然宣布启动缩减终端补贴额度。雪上加霜的是,小米、OPPO、vivo等竞争对手们迅速崛起,直接让酷派的收入从2014年的249亿港元骤然下滑至146亿港元,几近“腰斩”。

令人费解的是,就在2015年酷派走下坡路的关键时期,航天通信选择了收购智慧海派。那么,“大金主”酷派遭遇滑铁卢,智慧海派原股东2016年2.5亿元的净利润又该如何实现?

这个时候,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红派科技,就像白衣骑士一般,悄然成为了智慧海派第一大客户。并且,红派科技出现的首年(2016年)就为智慧海派贡献了高达10.99亿元的销售收入,占当期销售总额的16%。

红派科技是智慧海派2015年新签约并试生产的客户,当时预计于2016年批量生产。而智慧海派披露的订单情况显示,2015年1月至8月,公司已实现对红派的总销售量为106万台,几乎比肩同期对宇龙酷派的总销售量。

工商资料显示,红派科技成立于2014年9月15日。也就是说,红派科技刚成立一年,就成为了智慧海派百万级销售量的大客户。奇怪的是,红派手机,似乎从未在市场上掀起过涟漪。

如果销量数据属实,那么在手机行业发展历史上,红派手机可以说是从创立到实现百万级出货量用时最短的手机品牌了。

核心员工揭“红派”造假流程

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多个网络平台上搜索关键词,关于“红派手机”的信息少之又少。根据仅有的资料,2014年9月,红派科技以众筹形式发布了一款智能手机——红派V1,号称要“打响南昌通讯第一枪”,但最终的众筹成绩不尽人意。

多位原智慧海派子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红派真实的出货量根本不可能达到百万级别。

“红派手机只见过EVT(工程验证测试)装的机器,根本没见过的DVT(设计验证测试),怎么会量产呢?”智慧海派上海研发基地的老员工叶磊(化名)向记者透露,红派项目的研发是在南京研发基地,但是研发团队在2015年就被开除了,曾经集体诉讼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当年的民事判决书,其中一份判决书显示,南京基地的红派手机项目于2015年11月就不再运营。至于是否转移到其他基地,许多内部员工均向记者表示,未再听过红派项目。

带着疑问,记者找到了原内部员工张明(化名),他给记者发来了一份红派项目的资料,他表示,“项目名称检查”一栏中标注“未存在项目名称”的项目,都是编写杜撰的。

张明告诉记者,在智慧海派内部,造假被统一叫做“C单业务”,每个部门都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这块内容,因为文档需要归档,所以每次审计前大家都会把资料补齐。“例如我是产品经理,我就需要补齐产品定义、产品立项资料、商业计划审批书、产品成本,其他部门需要申请料号、需要归档bom(物料清单),以及补齐销售订单、生产通知书等,这是一个流水线。”

“我们不能用公司邮箱传输这些假资料,全部用的QQ邮箱。”张明表示,事实上,根本不需要走邮箱,OA(办公自动化)系统里申请就行了。按照正常流程,OA流程走到哪个部门,哪个部门把相关文件进行归档就可以了,会有DCC(文控中心)专员负责。

“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领导让补资料就补呗,2017年做得还比较少,2018年开始,几乎就是每两个星期都会有一批单子来,时间久了,大家心里其实都知道,只是不说破而已,而且只要是懂行的人一看这些资料,就知道是漏洞百出的。”张明补充道。

对于“C单业务”,原观澜基地的一位核心员工也向记者表示,“有参与过财务报表造假,也就是‘C单’,只签单没有实物,以前每个月都要签很多。”该核心员工还向记者展示了其签C单的图片。

不仅如此,还有多位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红派实际上就是智慧海派老板的品牌,除了红派,智慧海派的老板还有海派贵族、午诺两个手机品牌。

记者查询发现,这两个品牌所属的公司,竟然也先后出现在航天通信年报披露的客户名单中,并且与智慧海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对于航天通信在公告中自曝子公司智慧海派存在业绩虚假等问题,2019年10月14日,上交所下发了问询函,但航天通信一再延期回复,至今仍无下文。

2019年10月31日,证监会下发了立案调查通知书,对航天通信进行立案调查。记者获悉,已有多位智慧海派核心管理人员接受了调查。另外,记者先后尝试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与上市公司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五家供应商三家“关联”?

2016年,红派科技及时登场,“挽救”了智慧海派的业绩。

航天通信2017年4月发布的2016年年报,首次将智慧海派纳入并表范围。报告期内,航天通信营业收入达118亿元,同比增长了近100%;归母净利润达2542万元,同比增长了近135%。

可航天通信没想到,上任仅半年的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天职),对公司2016年年报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指出智慧海派所涉及的供应链企业下游客户和上游供应商的确定存在受智慧海派重大影响的情况,且相关内部控制缺失。

在上交所问询函的追问下,航天通信回复称,智慧海派之前的供应商卓辉贸易、富宝科技,实际上是时任智慧海派董事长邹永杭曾经注册过的公司。

根据航天通信回复函内容,并购完成后,智慧海派积极寻找受让人,并于2017年2月22日办理了注册变更登记。公司将卓辉贸易和富宝科技分别转让给了仝超群(自然人身份证号:32032419840318****)、栾永文。

虽然航天通信强调,仝超群、栾永文二人与公司及智慧海派无关联关系,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追查后发现,仝超群与智慧海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2016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中,上交所曾关注到航天通信一年内预付款较期初大比例增长的情况,要求说明前五大预付款对象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彼时,航天通信在回复函中“斩钉截铁”地说,“公司预付账款前五大均由智慧海派供应商构成,均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是,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五家公司中,有三家与智慧海派存在着明显的关联关系。

关联关系最明显的是第五家公司——深圳市宏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创新)。工商信息显示,宏达创新成立于2011年7月,其法定代表人为仝超群,总经理为廖汉彬,监事为朱泽标。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6楼606室,此前曾入驻8楼801室。

没错,受让智慧海派原董事长邹永杭所持有的卓辉贸易股权的人,也名为仝超群。

记者在深入查询宏达创新的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时发现,智慧海派副董事长及常务副总裁朱汉坤,实际上是宏达创新的最初投资人,出资比例为99.5%。此外,2013年5月,宏达创新总经理一度变更为朱少武,而朱少武是智慧海派子公司深圳市海派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海派)的最初投资人及监事。

在记者调查红派科技的时候,多位内部员工曾提及智慧海派老板还有另外一个品牌“海派贵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宏达创新的手机品牌就是他们口中的“海派贵族”。

在宏达创新的官方网站,展示着多款“海派贵族”的手机,及手机立项书、ID等。

物管处证据“实锤”关联关系

接下来,再看第一家公司——深圳市圣宝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圣宝龙)。2016年,航天通信对其计提的坏账准备为1.89亿元。工商资料显示,圣宝龙成立于2015年4月,于2019年3月变更了地址,此前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8楼802室,也曾在11楼办公过。

记者查询发现,深圳圣宝龙实际上通过一家名为“深圳市蓝博兴通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博兴通讯)的公司与宏达创新、智慧海派进行关联。

深圳圣宝龙与智慧海派的关联关系较为复杂。深圳圣宝龙有一个监事名为张修玲,而蓝博兴通讯有一位监事也名为张修玲。另外,蓝博兴通讯的初始股东及原总经理为廖汉彬,前文提到,宏达创的新总经理也是廖汉彬。

不仅如此,蓝博兴通讯的注册地址也是: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具体地点为6楼609室,与宏达创新在同一层楼。

另外,记者在翻看宏达创新官网时,找到了“蓝博兴”的身影。公司官网“发展历程”一栏里写着:“2015年,与蓝博兴品牌整合,采取双品牌运营模式”。

由此可见,蓝博兴通讯、深圳圣宝龙,都与宏达创新、智慧海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最后,把目光聚集在第三家公司——深圳盈聚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聚沣)。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015年5月,盈聚沣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投资人等均变更为廖汉彬。

令人惊讶的是,盈聚沣的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6楼606室,竟然与宏达创新在同一间办公室!

总结来看,在5家公司中,深圳圣宝龙、盈聚沣和宏达创新这三家公司都在同一栋楼办公,都与智慧海派关系不浅,并且交易金额巨大。但这些关系上市公司并未在公告中披露,航天通信和智慧海派甚至“明目张胆”地在是否关联的行列中填了“否”。

带着这些疑问,2019年12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上述公司的注册地马家龙文体中心,可不管是6楼还是8楼,都已经更换成为其他公司,或者已是“人去楼空”。

随后,记者以海派员工的身份来到物业管理处,询问这些公司去向。管理处人士表示,上述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就已经搬走。“最开始是海派在11楼租了办公室,后来就有了宏达创新,租在8楼,再后来他们那伙人又注册了好几个新公司,什么盈聚沣、圣宝龙、蓝博兴、鼎创宏达,都是跟他们一起的。”

在记者询问“如何判定这些公司都是同一批人注册”时,该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他们注册新公司、办理新的营业执照,都需要找我们提供场地使用证明,而这几家公司跟我们签合同的都是同一个人,姓祁。”

随后,该管理处人士找出了当时的《房屋租赁合同书》(以下简称租赁合同),对比发现,上述公司的租赁合同代表人的确均为一位姓祁的人士。该物业管理处人士补充说,“我们都叫他祁经理,他也是这些公司的人。”

“在我印象中,他们有一个老板叫张霞楼,江苏的,一个高高胖胖的男的;还有一个女的叫雍静,他们经常叫她静姐,管财务的。”上述人士说,“他们这伙人搞了好多公司,经常找我们说要换个合同名称开发票,我就说不允许,你们半年、一年就换个公司名称,我们都被你们搞乱了。”

若只凭借工商资料上的“同名”高管、相似的注册地址,那只能说宏达创新、深圳圣宝龙、盈聚沣、蓝博兴通讯等公司疑似存在关联关系。而如今,租赁合同、合同代表人以及物业管理处的说法,无一不“实锤”了他们之间的关联关系。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